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】孤蓬

孤蓬久不定,郁气结松筠。

野风摧长夜,枯木戮云心。

浪迹元知命,江湖未可循。

天地同逆旅,偕子铸光阴。

 

【史藏】多元化家庭构成式(Part C)

(老福特你再屏蔽我试试?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罗碧在山头背风侧寻了处平坦地方坐下,衣角发丝微微飘拂,益发显得凝峻身影岿然不动。漫天星光洒下,落入他掩于冷硬面具后的眼瞳中,宛如流火之渊,又似星影浮动的暗沉海面。

今夜无月。

自此处望去,恰能瞧见苗王宫与新任大祭司的居所。他自幼生长于斯,又常年征战,对此地一草一木俱是熟稔无比,若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去,瞒过苗疆众人,自是易如反掌。

然而这如今之于罗碧,亦不过是暗中守护爱女之便,除此外再无意义。

他遥遥凝望过去,苗王宫中灯火辉煌,人影绰绰,一派祥和气象,益发显得此间冷寂寥廓。

他忽然想喝酒。

最后一粒星自穹幕中隐没,天...

 

【史藏】多元化家庭构成式(Part B)

好的,我佛了,请直接走评论或者点此(如出现警告请点proceed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原本是刀,被基友按头暴打后缩了x
因为写的是藏艳文时期所以这篇的藏a相对来说比较软一点……嗯……希望不会雷到人

 

【史藏】愿赌服输(七夕短贺)

夜色渐浓,正气山庄的主卧内灯火通明,史藏二人临窗对坐,面前有一壶酒,一局棋。

藏镜人提着酒壶,眉头紧蹙,瞪向面前笑得云淡风轻的人,一时拿不定主意,究竟是如对方所愿,还是直接劈头浇过去了事。

在他对面,史艳文含笑而视,不紧不慢地落下一枚白子,随即提走周围绝气的黑子,原本厮杀得难解难分的一局,登时云开月明。

见黑棋颓势已定,无力回天,藏镜人索性哼了一声,替他斟满了一杯酒。

他二人原本棋力相当,但藏镜人近年已对博弈之道无甚兴趣,兼之这一晚不知为何,起手便诸多不顺,以致不多时便呈败相。他抬眼忿忿瞪过去,砰的一声放下酒壶,没好气道:“这一局是你赢了,不再来过!”

史艳文忍俊不禁,轻笑一声:“我...

 

【史藏】多元化家庭构成式

已弃疗,标题是什么能吃吗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他从黑暗中醒来,脑中一片剧烈的晕眩,四肢百骸仿似散架了一般,周身无一不痛。

混沌的神智尚自无法完全恢复清醒,他发出一声模糊的呻吟,挣扎着欲起身,又颓然倒下。

重伤的身体一时无法行动自如,左小腿处更是剧痛难忍,他闭上眼静待后脑撞上地面的一刻,却在刹那间被一只手截下,稳稳托住后心。

隔着衣甲,犹能感受到来自那只手的热度,温暖和煦,坚定不移,一如手的主人,自带一股浑然天成令人心安的气息。

……只是,能够自对方处得到心安的,唯...

 

我的老天,今晚17上的史藏简直全程高能,我要升天了_(:з」∠)_ 还写什么同人,官方根本不给活路∠( ᐛ 」∠)_幸福转圈

 

史藏词作二阕

贺新郎·史艳文

忍把光阴寄。算如今、夙夜匪懈,犹存浩气。侠骨匿踪峰峦会,怅惘情仇更替。空绝艳、肝胆遗字。三尺龙泉终难断,似家国万里平生事。君莫叹、君且去!
且待他生残缘续。恨殊途、身逆光影,心付天地。万夫恶指何足道,微哂置之而已。知此命、从头再聚。渊薮惊变乾坤裂,人已赴、颠沛动荡里。敬此生、惟素衣。

满江红·藏镜人

暗云当空,猛初绽、悬天狂月。逆飞练,訇然中开,莽苍堪绝。长风未竟气吞虎,短歌穷尽笑击节。问平世,谁待沉羲轮、破明灭。
烽烟举,斩金铁。参商陨,浮光掠。倾怒潮,徒付一腔骁烈。悲欢岂听生共死,聚散不问盈与缺。纵孤影,啸傲崎岖路、峥嵘血。

 

【苗疆三杰】旧友

千雪孤鸣抛开酒坛,四肢大张,仰天而卧,不知第几次叹出一口长气。
神蛊温皇背朝他半躺在软榻上,手执书卷,神态安然,貌似入定,目光却时不时瞟向来路的方向。
他们在等同一个人。
普天之下,能得此二人这般等候的,也只有那一个了。

***

雪花一片片飘落,有些许飞入室内,未及沾衣,便已融化。
天地之间一片寂静,先前呼啸的风此刻业已停歇,大雪无声而落,将窗外的一切尽数染成纯白。
千雪坐在窗边,一口口地喝着酒,一旁温皇负手而立,静静观雪。桌上布了酒菜,但除却千雪手中那一壶,其余无人动用。
“靠北啊,这个藏仔,没事这么慢是要做啥!”久候不至,他终于不耐起来,仰头灌下一大口酒,随手将酒壶丢至一旁:“该不会是倒霉被姚明月抓回去做...

 

【史藏+狼温】变形记(7)

【车前预警】

★这章是狼任!是狼任!是狼任!因为标题一直这么打的CP所以就不改了,tag已标
★本章暂无史藏
★还没正式开车……是要就这么先开下去走到哪算哪还是直接开回狼温上,让我再纠结一阵……_(:з」∠)_

再也不要作死随便答应写这么高难度的CP了我去,坑爹啊感觉随时会被剑十一,不不不只要剑一就足够送我去见好穷了

***

午后的阳光自窗外透入,照在那个歪歪斜斜的“任”字上,分外扎眼。
神蛊温皇扬起眉,瞧了千雪孤鸣片刻,缓缓道:“好友,吾不介意再问一次,你是认真的吗?”
对方昂然回视,眼中神光湛然,毫无惧意,摆明了不怕死。
“……哈。胆敢挑衅吾,你确实令吾刮目相看。”温皇垂眼一笑,轻柔语声不疾不徐,待到最后四...

 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