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狗茨】晴空

CP:大天狗x茨木童子
练笔短篇。

清风拂过,杳然无痕。
大天狗落下地来,翩若惊鸿,寂然无声。
檐下的妖怪依然循着妖气,精准辩识出来者身份:“大天狗。”
他走过去,背后披着一天霞光,微微敛起的双翅最后带起一股风,影子拖在身前,将对方轻轻笼罩:“今日感觉如何?”
“老样子,不好也不坏。”白发的妖怪微微侧头,敏锐地捕捉到风里送来的一丝隐隐血腥:“你受伤了?”
“皮肉之伤而已,不算什么。”他低头漫应,瞥了一眼手背上的伤口,又不动声色地裹了一层妖力上去:“再有几日,你便可复明了。”
“哼,吾之身体,吾自己清楚。”茨木童子哼笑一声,转过头去,曾经锋锐而今空洞的金瞳直视前方,面上神情倒是一如既往,桀骜不驯:“无需你来安慰。”
大天狗平静地望着他:“你连晴明的话都不相信么?”
“……”茨木童子顿了顿,有些生硬地转开话题:“是谁打伤你的?”
“……”于是这一次沉默的换作了他。

夕阳西沉,最后一缕暮色染在彼此身上,给这份寂静增添了一分无声之重。
“大天狗。”
茨木童子兀地开口,低沉浑厚的声音击碎了沉寂,在一方空间里回荡。
“再吹一曲吧。”
他没有回答,只默然横笛唇边,于是清冽而悠扬的笛声再度穿云而起,回荡在夜风里,亦缭绕在彼此心间。
一如当日初逢。
他于林中静心吹奏,而他循着妖力与笛声,身披晴日碎光,一步一步,踏叶而来。
亦冷亦热,似近似远。

Fin.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