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】相守(2)

剧中背景,有出入。

临近月底时,天地不容客再度提及去寻银燕,这一次史艳文并未反对,只道此去前路茫茫,结局难料,也不知何日才能归来,不如先去一趟还珠楼,尚有些事情要向神蛊温皇请教。
天地不容客一听便觉头痛,正欲反对,史艳文淡淡一句“也可顺便与无心道别”便将他不轻不重,噎了个正着。他瞪过去,后者温和地望回来,一脸温良恭俭让,君子美如玉。
对峙半晌,他哼了一声,转身便走,权作默认同意了。

二人简单收拾行装,便即上路。抵达还珠楼时,恰逢千雪孤鸣也在,一见天地不容客,登时喜上眉梢,顶着对方的眼刀迎上前唤道:“藏……”
神蛊温皇轻咳一声,打断千雪道:“贵客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。凤蝶,奉茶。”
凤蝶目光在众人身上转来转去,心中存了数月的疑惑隐隐解得七八分,应了一声退下。
神蛊温皇这才转向史艳文,摇着扇子道:“什么风又将史君子送到还珠楼来了?”
史艳文道明来意,千雪孤鸣在一旁叫道:“哇靠!踏遍九界去寻雪山银燕!这是要到什么年月才能回来啊?你自己去找儿子也就算了,干什么要连藏仔也一并拖去?”
史艳文尚未答话,天地不容客已接口道:“银燕也是我的责任,千雪。”
他这般一说,千雪孤鸣便不好再说什么,但瞧瞧史艳文,总觉得自家兄弟吃了亏,心有一万个不甘。他挠挠头,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,最终叹了口气:“藏仔你……唉唉唉算了算了,你自己高兴就好!”
温皇神色不动,饶有兴味地望向天地不容客,问道:“如此说来,好友你是下定决心了?”
天地不容客嗯了一声,点头道:“无心就由你继续照料。”
“哎呀,好友如此信任,温皇当真受宠若惊。”神蛊温皇一句话悠悠出口,与其说是高兴,倒不如说是揶揄。眼见对方眉一竖便欲发作,随即被史艳文按下,他目光在二人身上一绕,意味深长:“此行只怕困难重重,需要见一见忆无心吗?”
天地不容客一顿,目光霎时黯了黯,旋即强忍思念,摇了摇头:“不是现在。”
千雪最受不住他这般情态,忍不住嚷道:“不是现在,那又是何时啊?藏仔你明明很想见无心,为什么要折磨自己!来来来,跟我去见无心啦!”说罢上前拉住他,忽又想起自己不知忆无心所在,当即瞪向温皇:“心机温仔啊,无心住在哪里?”
“诶……何必心急,无心毕竟是女孩子,你一个大男人,要这样闯进人家的闺房吗?”温皇似笑非笑,瞟了他一眼,千雪一呆,立时满面通红,讷讷松手,摸了摸鼻子,抗声道:“说些什么鬼话?藏仔啊,你别听心机温仔他……”
“千雪,你的私生活果然还是一贯的不检点。”天地不容客瞥向他,低沉声音中带了些许笑意。千雪孤鸣一声靠北,万分委屈地指着他,痛心疾首:“藏仔啊,你你你……又来这套,你跟心机温仔和史艳文在一起,学坏了!”
莫名被卷入这三兄弟斗嘴的史艳文隐隐觉得有些事似乎与自己有关,却偏偏又毫不知情,正欲相询,适逢凤蝶端茶上来:“主人,义父,史君子,还有这位……天地不容客,茶来了。”
千雪孤鸣眼前一亮:“对了!小凤蝶啊,茶先不忙,你带我和……我这位朋友,去看看无心。”
“嗯?去见无心?有什么事吗?”
“别问这么多,带路啦带路啦!”
“主人……”凤蝶望向温皇,后者摆手道:“去吧。”
得了应允,凤蝶不再多话,只道:“请跟我来。”便向后方走去。千雪孤鸣扯住天地不容客,兴高采烈地跟上去:“走啦,藏仔!”
“千雪……”
天地不容客内心挣扎,迟疑片刻,终于还是被拖走了。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