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】相守(3)

剧中背景,有出入。


三人离去后,厅中一时陷入沉寂。光影摇曳间,映着余下二人相对无言,各怀心思。

温皇饮了口茶,指尖在杯身轻轻摩挲,抬眼望了望史艳文,悠然道:“闻弦歌而知雅意,史君子此行,只怕不是特地来道别吧。”

史艳文点头道:“艳文确实有事尚想请教。”

“温皇洗耳恭听。”

“不敢,那史某就不赘言了。”史艳文顿了一顿,略微整理思绪,方道:“未知温皇先生对那处异境空间,有什么见解?”

“嗯……我并未亲身经历,所知者,也仅限于你们见闻。”温皇微微阖目,不置可否,又仔细问过二人当日在九界狭缝与雪山银燕短暂重逢时的情形,思忖片刻,方道:“情报有限,依照你们在那处空间狭缝中所见,以及雪山银燕所言,从羽国或者道境入手,或许最为妥当。”

史艳文见其与自己所思不谋而合,不由展颜道:“确实如此。另外,银燕亦曾说过,有人在修复那处空间。既然如此……”

“要修复空间并非易事,除非精通术法,或者身负异能。”温皇眉梢微扬,缓缓接口道:“史君子可是想要温皇相助查探这方面的线索?”

“啊,艳文确有此意。”史艳文点头道,旋即喟叹一声:“只可惜梁皇先生下落不明,否则,或者便可从他那里获知相关情报。”

“既然如此,就帮你们这一次吧。唉,得罪了谁,也得罪不起我这位好友啊。”温皇摇摇头,面上倒无甚不虞之色,从袖中掏出一只精巧小盒,递了过去:“收下吧。”

史艳文微微一怔,并未立刻接过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连命沙蛊。此蛊雌雄同生,即便分隔千里,仍能彼此感应,互通讯息。有此物在,我便能知晓你们所在,也好与你们及时联系。”

“如此珍贵之物,多谢了。”

温皇淡淡一笑,意味深长:“这条寻子路,只怕并不好走。不过,既然有人相伴,想来史君子不会寂寞。”

“哈,借温皇先生吉言了。”

二人互相客套几句,又就九界之事探讨片刻,便听脚步声响,天地不容客已与千雪、凤蝶一并归来,身后还跟了位黑衣少女,眉目温婉,秀丽无俦,正是忆无心。她向二人见过礼,随即立于父亲身旁,神情依依,甚是不舍。

史艳文向她点点头,温言道:“无心,多日不见,近来可好?”

“多谢伯父关心,无心承蒙温皇先生和凤姑娘照顾,一切安好。”

天地不容客拍拍爱女肩头,目光中温柔无限。他鲜少在众人面前露出如此神色,此番分别,也不知何日能再相见,想到自己父女二人总是聚少离多,不由一阵黯然。一转眼间,却正对上史艳文望过来的眸子,温和宁定,隐隐有关切安抚之意。

他心下略定,便向温皇和千雪点头示意,不再留恋,率先向外走去:“走吧!”

“喂喂,等一下!”千雪孤鸣赶忙上前一步,将他拦下,道:“藏仔啊,反正现在时辰也不早了,你们不妨先在这里住一宿,明早再走也不迟。喂心机温仔,你说是不是啊?”

温皇举扇掩面,似模似样地叹了口气:“你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拒绝吗?还珠楼也不知究竟是谁开的,唉。凤蝶,命人准备晚膳,另外再打扫三间客房,你义父今晚也要住下。”

“是,主人。”凤蝶应得极快,眼底透出幸灾乐祸般的笑意,仿佛生怕温皇下一刻便会反悔,转身快步离去。

史艳文笑了笑,不去理会一旁天地不容客的抗拒声,向温皇道:“如此,艳文等就叨扰了。”

不多时晚膳备好,由温皇作东,宾主一行尽欢。饭后无心先行回房休息,温皇命凤蝶去花园备酒,随即望向史艳文,悠悠道:“史君子难得光临,还珠楼佳酿候君多时,要来同饮一杯吗?”

史艳文目光闪动,微微一笑:“今日苗疆三杰再聚,想必有许多话要说,艳文在此先行道贺,便不打扰了。”

天地不容客瞪他一眼,尚未说话,千雪已抢先截口道:“多谢你识相啊!来来来藏仔,咱们好久没再共饮了,今晚一定要不醉不休!”
“……我不去!”
“别闹别扭,一起去吧!”
“千雪!”
“走啦藏仔!”
“是天地不容客!”
“哎呀那有什么分别,走啦走啦,陪我去喝酒先!心机温仔,你也别太迟了!”
“哈,知道了。”
“再不去酒就要冷了,藏仔啊,我们走吧!”
“……”
千雪孤鸣不容分说,径自拉住好友,硬是向外走去。天地不容客大感无奈,想要发作,却又不得其法,一时间竟落得个挣也不是,不挣也不是。
不论何时,他对千雪总是无法拒绝。
拉拉扯扯间,他回首望了史艳文一眼,叹了口气,终是再次任由千雪将自己拖走了。

评论
热度(23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