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】相守(4)

剧中背景,有出入。

次日一早,众人用过饭,便到了离别之时。

千雪孤鸣言及尚有要事在身,故此先行一步。临行前,他拍了拍天地不容客的肩,爽朗一笑:“藏仔啊,昨晚没能灌醉你,下次见面,你可要小心了!”

“哼!你还是先顾及自己吧!”

千雪哈哈大笑,朝众人摆摆手,洒然离去。

天地不容客向爱女望去,忆无心这次倒并未露出太多伤感之意,只轻轻拥了拥父亲,随即握住他的手,凝视着那双深湛的眸子,柔声道:“爹亲,无心会照顾好自己,请爹亲不要担心,也千万保重。”

天地不容客点了点头,温言道:“无心乖,等爹亲回来。”随即想起什么,神色一肃:“切记,不要再去见黑白郎君!”

“啊?”无心没料到有此一言,当即一怔,半晌才期期艾艾地道:“可……可是黑白郎君是我的朋友……”

“哼!他那种人,不给你惹麻烦就谢天谢地了,哪里配做什么朋友!”他愈说愈怒,狠狠剜了温皇一眼,目光中大有警告之意。后者轻咳一声,无奈道:“好友啊,你这可是为难我了。温皇好好地在这还珠楼中,莫非还能控制黑白郎君上门闹事不成?”

“无心若有半点意外,休怪我拿你问罪!”

“诶——温皇一向以诚待人,答应的事,几时有过闪失?”

“哼!你也一样,不生事便是最大的好处了!”

“唉,好友啊……”

凤蝶此时刚好来到,手中捧着一只小巧行囊,全然无视二人斗口,向史艳文道:“史君子,这是主人为你们准备的。里面有些主人新近研制的蛊虫,以及义父所赠的丹药,还有地图等物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史艳文道了声谢,接过行囊,向温皇道:“有劳费心。此番前来,所获良多,多谢温皇先生,也请代为向狼主转达谢意。”

温皇依旧一派云淡风轻,悠然道:“那温皇就在此预祝两位早日得遂所愿,胜利归来了。”

天地不容客走上前,向他望去,二人目光交汇,俱是一顿。默然片刻,天地不容客终是向他点点头,沉声道:“多谢。”

温皇扇子轻摇,虚虚掩住唇角:“哎呀,你几时又和我这般客气起来了?”

“……哼!”

后者不再多话,径自转身,向外走去。清风拂过他发丝衣角,将一抹浓郁的黑深深镌入还珠楼的晨光中。

史艳文向温皇等人点头示意,道:“请。”举步跟上,一同离去。

温皇目送二人远去,唇角边泛起一丝笑意,转身瞧见凤蝶若有所思地望着自己,便道:“怎样了?”

凤蝶道:“主人,我觉得你变得越来越好说话了。”

温皇眨眨眼,似笑非笑,扬眉道:“这样不好吗?”

“好是好,就是总觉得你会找时机报复回去。”

“诶——温皇一向……”

“以诚待人。”凤蝶飞快地接口,又瞟了他一眼,不再言语。忆无心在一旁见状,心下了然,便向二人告退,自行回房去了。

凤蝶待无心离去后,终是忍不住道:“主人,你早就认出天地不容客便是藏镜人了吧,为何当初又不肯说出来呢?”

“……”温皇并未即刻作答,默然片刻,缓缓道:“藏镜人已死,而天地不容客便是天地不容客,此二者,又怎能混为一谈呢?”

“但是天地不容客和藏镜人,原本就是同一个人啊。”

“并非如此。藏镜人与苗疆和中原均是死敌,势成水火,互不相容;而天地不容客与这两方,俱无恩怨。再者,藏镜人心中有放不下的旧恨,而天地不容客并无过去,只有未来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藏镜人死了,而天地不容客还活着。”温皇转身望向凤蝶,意味深长,徐徐道:“这是他的选择,也是他给自己和相关人的一条路。还需要我说得更直白一些吗?”

“……我明白了。”凤蝶点点头:“所以罗碧始终是罗碧,对主人和义父来说,并没有什么不同。”

“哈,你这样说亦无不可。”

“所以主人,你总是对他退让有加,果然还是在心虚吧。”

“……凤蝶。”

“主人,怎样了?”

“无事。只是在想,倘若有一天剑无极突然易名更姓,改头换面,不知你对他又会如何看待呢。”

凤蝶一怔,下意识道:“剑无极为何要改头换面,易名更姓?”随即醒悟过来,不由恼道:“主人,他最近并没有惹到你吧!”

温皇一笑,施施然转身,目中隐约掠过一丝愉悦之意:“哈,回去吧。”

评论
热度(23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