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】相守(7)

剧中背景,有出入。

抵达小镇时,天色已晚。二人遂在镇上唯一一家客栈留宿,不想这镇子不大,人却不少,客栈里只余一间房,还落在二楼过道拐角旁,甚是狭小。

小二引二人上楼进房后,随即送来茶点。史艳文要了酒菜和沐浴用的热水,顺势给过赏钱,将他打发出去。待房门关上后,他转向同伴,微微一笑,道:“想不到这镇上居然这般热闹。”

天地不容客斜他一眼,径自走到窗边,将窗子打开,望了一阵,冷冷道:“确实热闹。”

他与史艳文甫到镇上,便觉不对,此地来来往往俱是江湖人,连客栈里也住满了各色人等,瞧情形又并非针对他二人而来,不知究竟有何所图。

史艳文在桌边坐下,倒了两杯茶水,道:“看这些人的阵仗,倒像是在等候某人上门,也不知是谁能令他们这般兴师动众。”

天地不容客关上窗,走到桌边坐在另一侧,闻言瞥他一眼,不耐道:“史艳文,少管闲事。”

“艳文只是……”史艳文一语未竟,忽而住口不言。与此同时,天地不容客冷哼一声,扬手虚劈一掌,内劲到处,将房门震开。外面正探头探脑站着一人,冷不防被吓了一跳,想走却也已来不及,一时僵在原地,神情甚是尴尬。

天地不容客冷冷看着他,正欲发难,史艳文已先一步开口道:“未知兄台造访,有何见教?”

那人啊了一声,连连比划,竟然是个哑巴。

史艳文一怔,不由苦笑道:“兄台说些什么,在下实在不得要领。”那人又比手划脚,啊了半天,见二人不明所以,颓然罢手。

史艳文叹道:“罢了,你且回吧,烦请转告:在下史艳文,与友人途径此地留宿一宿,明早便会离开。不论阁下等人所为何事,所候何人,皆与我等无关,也希望诸位不要再来打扰我们。”

史艳文三字一出,那人登时吃了一惊,目光上下打量二人,口中啊了几声,迟疑着不肯离去。

天地不容客早已不耐,喝道:“听清了,便离开!”那人一惊之下,慌忙转身,不料足下在门前一绊,一跤摔倒在地,手脚并用地爬起来,也顾不得拍灰,连滚带爬地下楼去了。

天地不容客一掌挥出,掌风所及,房门砰的一声关上。史艳文无奈道:“那人也不过是个奉命刺探的,你又何必拿房门出气。”

“哼!宵小之辈,令人不齿!”

史艳文摇摇头,递过一杯茶,温言道:“对方看来暂无恶意,何必与他一般见识。喝杯茶,消消火气。”天地不容客瞪他一眼,接过茶杯,背过身去喝了一口,不再言语。

这时敲门声起,却是小二送了酒菜过来。待其离去后,史艳文却不急动筷,只一径望着天地不容客,若有所思。后者被他瞧得浑身不自在,怒道:“磨磨蹭蹭的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无事,艳文只是在想——”史艳文凝视着他,似笑非笑,意味深长,缓缓道:“兄台是否该取下面具,与艳文一道用饭了呢?”

“你……!哼,休想!”

史艳文目光灼灼,并不退让:“自你以天地不容客的名号现身起,便从未与我共同进食过。而上次在还珠楼时,有众人在场,你尚且不曾顾忌这许多,此刻为何又不肯了?莫非……你当真嫌弃艳文至此?”

他垂下眼,面色黯然,声音愈说愈低,到最后已渐趋苦涩。天地不容客一滞,不由为之语塞,半晌才寒声道:“你想多了。”

史艳文神情微动,步步紧逼,追问道:“那究竟是为何?”

“……还珠楼是还珠楼,此处是此处!史艳文,你要吃便吃,莫要纠缠不清!”他避无可避,心下暴躁,不由起身向外走去。史艳文及时将他拉住,叹了口气,道:“我明白,是艳文考虑不周。别再气了,我……不会再逼你。”

天地不容客足下一顿,转头望向他,似是想说些什么,最终只沉声道:“史艳文,我不是藏镜人,不要再将我当作是他。”

“我并未将你当作是他。”史艳文凝视着他,目光温柔如水,和声道:“艳文从不曾认错,以前不会,以后也不会。”

“……当真如此吗?”他哼笑一声,不待史艳文回答,又忿忿道:“该认得的,总是认不出。不该认得的,却又再三相逼——哼,这也是你们中原人的恶趣味吗?”

史艳文一怔,见他气恼模样,心下忍不住好笑,只得轻咳一声,道:“这……也许只是巧合。”

天地不容客睨他一眼,不再说话,只径自坐下喝茶,桌上酒菜丝毫未碰。史艳文心知他仍在别扭,也不再劝,自顾去慢慢享用。二人相对静坐,一时默然无话,倒也相安无事。

不多时小二领着下人抬了热水及一应沐浴用具进来,房内顿时雾气蒸腾,平白热了几分。史艳文要天地不容客先洗,道是自己尚未吃完,想再多待片刻。后者点点头,径自走到屏风后解衣入水。

史艳文听得那边水声轻响,目光微闪,轻舒一口气,慢慢提了酒壶在手,眼神落在青瓷壶身上,温润而安然。

评论
热度(17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