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酒茨】购剑

旧文。
剑客酒吞x剑灵茨木。

红发的男人提起那口剑,仔细端详。

剑鞘雪白,除正中一缕丹朱掐丝之外,通体不染杂色。剑柄末端镶了颗光润剔透的猫儿眼,迎着日光一照,仿佛刹那间活了过来,璀璨得令人转不开眼。

他握住剑柄抽出剑刃,似有一泓秋水在眼前乍现。剑刃近柄处镌有“茨木”二字,森寒剑气扑面而来,凛冽得近乎妖异,无尽杀机刹那间将他包围。

柜台一侧,生着一副精致面孔的年轻男子展颜道:“客官真是好眼光,此为小店镇店之剑,锋锐无匹,世间独步。”

男人不动声色地收剑入鞘,朝掌柜的眼前一横:“换一把。”

对方一怔,手中折扇快速摇了摇,试探着问道:“客官可是不满意这剑?”

男人摇了摇头:“很满意。”

“那是……?”

“穷,没钱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理由充分得不能再充分,精明如晴明一时也哑口无言,只能目送对方四下里张望一番,找不到合意兵刃后,转身扬长而去的背影。

“哎,哎哎,别走啊!”

出声叫住他的并非掌柜的,而是柜台上的那口剑。声音浑厚,听来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,仿佛年岁也不甚大。

晴明屈指在剑鞘上弹了下:“别乱喊乱叫,把人家吓到了,看谁还肯要你。”

“可是吾友要走了啊!”

“……”红发男人折了回来,先打量了晴明一番,又打量那剑一番,最后掐了一下自己,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这剑会说话?”

“啊……哈,哈哈,确实如此。”晴明干笑两声,狠狠瞪了那剑一眼,暗自腹诽,面上依旧一派云淡风轻:“除了这个之外,它并无其他毛病。”

“……刚才它似乎称我为‘吾友’?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没错,吾友!”这次插话的又是那口名叫“茨木”的剑,“你将我自剑鞘中抽出来的那一刻,我就已认定你是我今生唯一的挚友!”

“……”

这蠢剑没救了。晴明以扇掩面,正在哀悼自己不幸又被毁掉的一桩生意,却听那红发男人笑了起来:“有意思,你一口剑,要什么朋友?”

“吾乃利器,只为强者所用!唯有堪与我匹配之人,方有资格成为吾友,支配于我!”

红发男人哈的一声,也弹了弹那雪白剑鞘:“好,你这剑我要了。”

“挚友啊!”茨木剑激动得仿佛整剑都在颤抖,“快,快拿起我,支配我,满足我这颗嗜血的心吧!我定保你战无不胜,无往不利!”

“可是本大爷没钱。”

旁听的晴明见状,赶在茨木剑嚷出“无妨,我不要钱!”这种无可挽回的蠢话之前,抢先笑眯眯插口道:“那可太遗憾了,小店不做赊账生意。”

红发男人皱了皱眉,似乎在烦恼如何快速筹钱,却见这个生了一双狐狸眼的狡黠男子冲着自己笑了笑,说道:“不过,既然是酒吞童子你的话,那也并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。你看这样如何?小店除了售卖各式兵刃之外,尚有一些特殊的生意,虽有些许危险,但利润可观,最适合你这样的剑客不过了。不知你意下如何呢?”

名唤酒吞童子的男人闻言,并未立即回答,反而眯了眯眼睛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晴明摇了摇折扇,微微一笑:“剑客酒吞之名,如雷贯耳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呢。”

“……”酒吞童子盯着他沉吟片刻,扯出一抹笑意,舔了舔嘴唇:“好,本大爷反正没什么好怕的,就当在你这里赚些钱花,谅你也不敢拿本大爷怎么样。”

他一把抓起茨木剑,紧紧握在手中,随手将一枚葫芦型的玉坠丢入晴明掌心:“本大爷说一不二,从不食言。有需要的时候,派人拿着这信物,去城郊那片枫林里找我。”

晴明点头收好那玉坠,微笑着目送酒吞提剑扬长而去,出门前兀自传来“说起来你到底叫什么?”“吾名茨木啊”“那你怎么会说话?”“我是剑灵,此剑乃吾之原身”诸如此类的诡谲对话。

他折扇轻摇,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对方一人一剑身影消失,嘴角边泛起一道莫测高深的笑意。

……所谓缘分,大概正是如此吧。

阳光自门外洒入,照在门板上的一副陈旧对联上。纸色早已褪得发黄,唯有其上字迹龙飞凤舞,极为隽秀。

一剑分隔阴阳道

百年笑归人鬼途

评论(3)
热度(29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