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】相守(10)

剧中背景,有出入。


——史艳文!

低沉的呼唤声遥遥传来,穿越时空,撕开黑暗,径自传到耳边。

史艳文蓦然惊醒,急促地喘息一声,伸手一摸额头,冷涔涔地尽是汗。

他闭了闭眼,收拾心绪调匀气息,继而发觉不对——怀中一片温热,赫然却是搂了个人。

他一怔之下,不觉有些尴尬,讪讪松手望过去,但见淡淡月色之下,天地不容客正蹙眉望过来,目中有不豫之色,更多的却是关切。

“史艳文,你做噩梦了。”

“……啊,抱歉,吵醒你了。”他下意识歉然道,回想起梦中所见,仍不免心头一凉。如此真切却又不真实的梦境,自他行走江湖以来,还是头一遭遇到。

他转过头,拭去额角冷汗,默然凝视黑暗中的房顶,心头萦萦绕绕,尽是梦中情景。随着心跳渐趋平缓,诸般情绪隐入暗夜,悲伤惊惧痛楚一一散去,最后的最后,那近似绝望的余意犹然未尽,令他恍然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错觉。

天地不容客动了动身体,从他臂弯中离开,随口问道:“梦见了什么?”

史艳文沉默片刻,缓缓道:“……银燕,以及小空。”

身畔人闻言也是一阵沉默,半晌轻轻一拍他手臂,低声道:“睡吧,明日一早还要赶路。”

史艳文应了一声,安抚地握了握对方的手,示意自己无事,随即翻身向外,听着身后天地不容客气息渐沉,他睁开眼,在这长夜中了无睡意。

他并未将梦境全部相告,唯恐将对方也陷入尴尬境地,是以宁肯选择隐忍不发。

他是史艳文,而史艳文一贯是隐忍的。


次日一早,二人起床梳洗罢,自小二处换回衣物,下楼结账离店。

此刻仍是清晨,朝日初升,天边霞光犹在。镇上行人不多,店铺次第开张,有三三两两几个小贩在道旁忙着摆摊铺货,准备生意。二人并肩走过,天地不容客瞥了一眼摊位,漫不经心道:“有人跟踪。”

史艳文嗯了一声,应道:“三个。”

天地不容客轻哼道:“看来你将中原交给俏如来打理后,史艳文三个字如今也无甚用途了,竟然会被这种杂碎惦记。”

史艳文微微一笑,转头望向他,一本正经道:“艳文的名号,自是不如兄台响亮的。你若肯亮出来,也许当场就能将他们吓走,亦未可知。”

“……史艳文!”

史艳文忍笑而行,见他气恼而又无可奈何神情,只觉一阵轻松,心底沉郁亦随之散去泰半。


拐过街角,再行不远处便是镇口。见左近无人,天地不容客脚步一顿,沉声道:“还要任他们跟多久?”

史艳文足下不停,径向镇外走去,闻言道:“对方既无杀意,何妨多候片刻,待出镇后再问不迟。”

“哼!妇人之仁。”他沉下脸,口中不屑一顾,但终是跟了过去。史艳文在前方徐徐而行,晨风迎面而来,将其身后长发拂起,露出掩藏在青丝之下的数缕灰白之色。他瞧在眼中,心下微微一动,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不知不觉间,史艳文的白发竟也这般多了。

评论(2)
热度(41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