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】多元化家庭构成式(Part C)

(老福特你再屏蔽我试试?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罗碧在山头背风侧寻了处平坦地方坐下,衣角发丝微微飘拂,益发显得凝峻身影岿然不动。漫天星光洒下,落入他掩于冷硬面具后的眼瞳中,宛如流火之渊,又似星影浮动的暗沉海面。

今夜无月。

自此处望去,恰能瞧见苗王宫与新任大祭司的居所。他自幼生长于斯,又常年征战,对此地一草一木俱是熟稔无比,若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去,瞒过苗疆众人,自是易如反掌。

然而这如今之于罗碧,亦不过是暗中守护爱女之便,除此外再无意义。

他遥遥凝望过去,苗王宫中灯火辉煌,人影绰绰,一派祥和气象,益发显得此间冷寂寥廓。

他忽然想喝酒。


最后一粒星自穹幕中隐没,天边霞光已现,晨风寒意入骨,罗碧终于起身,向山下大踏步而去。

行至山腰,他蓦然停步,头也未回地沉声道:“……出来吧。”

身后林木间一阵悉悉索索的微响,随后有人缓步走出。白衣沾露,温雅如玉,正是史艳文。

罗碧转过身,冷冽眼瞳中殊无欣喜之意,既似预期之外,又如意料之中,只蹙眉道:“你不是去寻雪山银燕了吗?怎会在此?”

“途径中苗交界之时,听闻无心出任苗疆大祭司,便过来看看。”史艳文温言道,提起手中一坛酒:“我想兄台多半也在此地,不如共饮一番?”

“……”

罗碧瞪着他半晌,良久无言,直至史艳文打算再度开口缓和气氛时,才蓦然一声冷笑:“好。”


二人结伴下山,罗碧引史艳文取道小径,行不多时,来到一湖碧水旁边。这是他昔年常来之所,鲜为人知。此时天光微亮,四下里但闻风声鸟鸣,水面泛起薄雾,微波轻澜,一派寂静,更无他人。

二人在水边席地而坐,史艳文揭开酒坛泥封,一股浓烈香气登时散逸而出。他提起酒坛递过去,歉然道:“艳文来得匆忙,不及置备杯盏,还请兄台勿怪。”

罗碧不答,只沉默着接过,微微掀开面具,仰头灌了几口。辛辣酒液顺喉而下,一路烧入腹中,驱散几分寒意,却驱不尽他心头沉郁。

他将酒坛抛回去,随意一抹唇角残留的酒水,沙哑着嗓子道:“好酒。”

“艳文也是无意中寻得。”史艳文也喝了一口,放下酒坛。他言行举止素与罗碧大相径庭,此时纵无杯盏,也自有一番温文从容,卓尔不凡。

“此酒购于中苗边界一处山村。那村落昔年饱受战火之苦,如今却也是人人安居乐业,一派祥和景象。”

“……”罗碧瞧着他,半晌哼了一声,冷然道:“有话直说,何必兜兜转转。”

“我知你正因无心之事烦恼,但……”史艳文凝视着他,目光温柔恳切,和声道:“你我已是知天命之年,纵有通天之能,也难保子女一世。孩子们终有一日要走上自己的路,何妨试着放手,让……”

“住口!”他厉声打断,倏地起身:“史艳文,如果你来就是为了讲这些废话,那就不必多言了!”

史艳文叹了一声,也自站起,摇头道:“我来,只是希望尽我所能,助你排忧解难。倘若你因此更添烦扰,岂不是适得其反?这并非艳文本意。”

他提起酒坛递过去,温言道:“喝酒吧,我不会再多说什么。”

“……”

罗碧转头望过去,扬了扬眉,嗤笑一声:“想灌醉我吗?这倒真不像你的作风。”

话虽如此,他终是伸手接过酒坛,仰头又是几口灌了下去。

“酒是穿肠物,但有时亦不妨一醉解千愁。”史艳文走近几步,与他并肩而立,双双凝望水面彼岸,声音随着清风,悠悠而去:“人生在世,欢乐苦短,忧患实多。”

“……”

罗碧举坛的手微微一顿,目光闪动,终未开口,只沉默着将剩余的酒液一饮而尽。他随手一掷,酒坛咚的一声,远远沉入湖心,惊起岸边几只水鸟,扑簌簌振翅远去。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他盯着水面,眼睫微垂,声音绷紧,透出几分苦涩。

没头没脑的三个字,史艳文却明白他所言为何。他轻叹一声,拍了拍罗碧肩头,柔声道:“事已至此,多思无益,暂且放过自己吧。”

“哈!”罗碧闻言目光倏冷,发出一声短促冷笑,恨声道:“逼杀在前,引诱在后,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,究竟是谁不肯放过?”

“倘若你一心耿耿于此,那便会始终为苗疆所困。我并非要你放下仇恨,但……至少现在,不要苦苦逼迫自己。”

“……我自有分寸。”

“嗯。”

二人一时不再开口,沉默横亘于彼此间,却并无生硬之意。晨风渐起,拂动罗碧背后漆黑长发,飘至史艳文身侧,缠卷上雪白衣角。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,撩起自家小弟一缕发丝,目光顺着一路游移而上,最终与对方深湛眼瞳相对。

罗碧目中沉郁之色未消,却终是减了几分,隐隐透出些许酒意,更流转着一丝极难觉察的眷恋神色。史艳文心底一荡,与之目光交缠许久,轻叹一声,到底按捺不住心潮涌动,近前将其轻轻拥住。

罗碧并无抗拒,迟疑半晌,缓缓回拥过去。他转眼望向湖畔,此时天色已然大亮,水面上薄雾渐去,现出粼粼清漪波光。他凝视水天交接处片刻,半阖上眼,原本躁动不安的心绪在史艳文温和气息包围之下,渐趋平缓。

“小弟……”耳畔喟叹轻响,他闻言转头望去,还未反驳,面上蓦然一凉,面具已被史艳文摘去,现出与之无二的容颜。

“你……!”

他只来得及叱出一声,唇上一热,已被对方凑过来吻住。史艳文修长五指探入他脑后发丝,将之带得更近一步,手臂紧紧环住罗碧腰身,令其无处可退。

酒香在唇舌间翻滚,亲吻绵长而火热,一步一步,撩起彼此心底之念。罗碧闭上眼,终是暂且抛开诸多思绪,放任身体与之回应起来。

他从不掩饰好恶,爱即是爱,恨即是恨。即便面对史艳文时总会下意识起执拗,但心头所萦,情之所钟,尽是斯人。

正如史艳文对其一般无二。

一双身影叠在一处,映于水中,黑白分明而又彼此相融。远处天边朝阳已起,半空云层尽染,金红之色交相迭映,挟着无边气象而来。


Part C. End

评论(4)
热度(60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