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来如流水兮逝如风,不知何处来兮何所终。
世情推物理,人生贵适意,想人间造物搬兴废。吉藏凶,凶藏吉。
富贵那能长富贵?日盈昃,月满亏蚀。地下东南,天高西北,天地尚无完体。
展放愁眉,休争闲气。今日容颜,老于昨日。
古往今来,尽须如此,管他贤的愚的,贫的和富的。
到头这一身,难逃那一日。受用了一朝,一朝便宜。
百岁光阴,七十者稀。急急流年,滔滔逝水。

江湖不见,先生走好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