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酒茨】收妖

旧文混更,西游梗


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有一葫芦法器,唤人之名,若应,即收之。
适逢阳春三月,莺飞草长。那鬼王春心思动,欲寻一伴侣,便兴冲冲背了葫芦下山来。路遇一妖,白发赤足,生得朱角金瞳,俊美非凡。那鬼王一见,爱之心切,当即跃将出来,厉声喝道:“兀那妖怪,姓甚名谁,自何处来,往何处去?”
那妖道:“吾名茨木童子,自来处来,往去处去。汝又是何人,为何拦我去路?”
那鬼王笑道:“吾乃酒吞童子,此处大江山方圆数百里,皆为吾之处所。汝要过此地,须得经我应允。”
那妖闻言冷笑道:“久闻酒吞童子威名,如今一见,不过区区一介毛贼,真真令我失望。”那鬼王却也不恼,只似笑非笑道:“小子胡言乱语,只怕又是个虚张声势的。这样罢,咱们便比拼比拼,大爷唤你一声,你敢应么?”
那妖冷笑道:“有何不敢,你只管唤来!”那鬼王便祭出葫芦,厉声喝道:“茨木童子!”那妖漫应一声,但闻飒然一响,真个给他收入葫芦内。鬼王在葫芦腹上拍得一拍,咧嘴笑道:“得也,得也!”遂上山去。此番日夜被翻红浪,颠鸾倒凤,直行得天昏地暗,斗转星移。待得七七四十九日后,那妖心悦诚服,曰:“吾平生所见刚猛者不胜数,唯君阳刚有余,韧劲十足,深得其中妙处,方知妖上有妖,天外有天。此生愿随吾友,心向往之,至死不渝。”
那鬼王笑道:“吾生而有涯,得一知己足矣。”遂与之相偕,海角天涯,情之所钟,兴之所至。后世传说纷纭,蜚短流长,不得其趣,唯知一酒吞童子,一茨木童子耳。


评论(1)
热度(26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