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+狼温】变形记2(六一短贺后续)

*角色动物化注意*
……这个竟然会有后续,我自己也料不到啊

前文

神蛊温皇坐在药房中,正对着一坛酒出神,听见身后细碎脚爪声响,头也不回地悠然道:“千雪,我尚在忙,有事或者需要他人陪伴玩耍,不妨去找凤蝶。”

脚步声顿了顿,继而一股大力猛地自身后袭来,即将沾衣的一刹那,还珠楼主身影霎时消失不见,千雪孤鸣收势不及,砰的一声,直接撞上桌子,瓶瓶罐罐登时翻了一地。

“……哎呀呀,幸好抢救及时,不然又要做白工了。”温皇凉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,千雪一骨碌翻身而起,抖了抖身上的药粉药液,不满地朝他低啸一声。

温皇缓步上前,将手中幸免于难的酒坛置于一旁,回身瞟他一眼,摇了摇头:“有时我当真怀疑,你对自己现今这幅模样,是不是乐在其中了。”

千雪昂首睨他,摆出一副傲然姿态,湛蓝眼睛里却精光闪动,不知又在盘算什么。温皇另外寻了地方坐下,以手支颐,另一手执扇,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风,瞧见他这神情,不由莞尔一笑,懒洋洋道:“莫忘记我说过的话,在你恢复之前,一切亲热之举,统统免谈。温皇虽然一向以诚待人,但也仅限于‘人’,可对兽类没什么兴趣。”

“汪!”

“诶——狼主,注意形象,莫要有失体面啊。”

面对眼前身形较半月前明显见长的幼狼,他以扇掩口,遮去浅淡笑意,同时亦掩去眸底一闪而逝的担忧。

——解药至今尚未完成,时日一久,不知千雪与罗碧二人是否还能变回原本模样?

便在此时,门外凤蝶的声音忽起:“主人,史君子带着……带着天地不容猫来访。”

……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。他扬声道:“知道了,请他们在前厅稍候。”转头向千雪微微一笑,道:“还不快些打理仪容,你的玩伴来了。”


史艳文抱着罗碧坐在前厅,面对凤蝶好奇中带着探究的目光,不免略感尴尬,只得装作不见,低头摸了摸黑猫的背,唯恐自家这位变了猫依旧脾气暴烈的小弟按捺不住,当场发作出来。

罗碧可不管他心中所想,被抱得烦了,便挣开跳到地上,抖了抖身子,长长伸个懒腰,自行踱到一旁理毛。那熟稔自在神情,倒似是回了自己家中一般。

史艳文索性由得他去,端起凤蝶奉上的茶杯,道了声谢,转念一想,向罗碧问道:“小弟,你渴不渴?”

后者冷冷斜他一眼,不予理睬。史艳文眨眨眼,伸指沾了沾茶水,弯腰送至他嘴旁。罗碧瞥了眼伸过来的白皙指尖,微一迟疑,终于还是凑上前,伸出小舌一下下舔了过去。

温皇进来时,所见便是这样一番景致。白衣人弯下身子,以手指蘸了茶水,慢悠悠地喂猫,眼中唇畔俱是不自知的温柔笑意;而罗碧所化的黑猫蹲在他脚旁,只管等对方手指递来,便伸舌去舔,也不闹着要茶水自己去饮,颇有点理所当然的架势。这一人一猫瞧来倒甚是其乐融融,比之先前他兄弟二人相处的情形,反倒显得和谐许多。

……难不成到头来,忧心三杰中另外两位是否再也变不回去的人,就只有他一个么。

温皇心中微喟,正欲开口,史艳文已瞧见他来,忙起身道:“温皇先生,艳文与小弟不请自来,百忙中多有打扰,还望见谅。”

温皇向他点了点头,微微一笑:“哪里,史君子忧心罗碧好友,乃是情理之中,温皇感同身受。”

“狼主……”

史艳文一句未竟,只闻脚声疾起,温皇身后一条灰影蓦地闪出,径向这边射来,紧接着罗碧喵的一声大叫,砰的一响,一猫一狼已在桌下滚作一团。

“……”

史艳文抬眼望向温皇,后者轻咳一声,露出一副莫可奈何的神情。


“……也即是说,解药虽尚未完成,但已有所眉目,无须过多担忧。”

“正是如此。”

史艳文闻言,方自展颜道:“如此多谢,有劳温皇,艳文这便放心了。”

温皇摇摇扇子,笑意莫测:“事出还珠楼,自然有我的责任,史君子不必客气,于情于理,这都是温皇分内之事。”

二人视线相交,会意一笑,各自去唤当事者:

“小弟……”

“千雪……”

不远处一猫一狼正自对峙,前者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,喉间发出低声威胁;而后者全然无视于此,反而绕着他不停游走,不时停下脚步,满心兴味地企图凑上前去,皆被罗碧一爪拍开。听闻这边二人呼唤,双方俱是一顿,罗碧转头向史艳文望去,冷不防千雪孤鸣觑准了时机,猛地扑上去,一把将他按倒在地。

“喵!”

猫之形体大小终究比不得狼,被千雪一击得手,罗碧勃然大怒,在他身下拼命挣扎,想要伸爪去挠,待得尖利爪锋及脸,终是狠不下心抓下去,只得一爪又一爪不停拍打。而千雪对此压根满不在乎,只得意洋洋地按住他,兴致盎然地凑上去闻了个够,跟着又在黑猫头颈间大肆舔了一通,这才松爪,趁罗碧翻身之际,一口轻轻叼住他后颈,全不理会罗碧羞愤的大叫,邀功般一路提到了史艳文与温皇面前。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中原儒侠与还珠楼主亲眼目睹了如此一场毫无风度的斗殴,几乎忍俊不禁,无奈要顾及罗碧脸面,终是强自忍住。史艳文轻咳一声,伸手接过自家小弟,安抚地摸了摸他的脊背。黑猫一得自由便嗖地窜入他怀中,一头扎了进去,自此再没有探头出来。

温皇送走一人一猫,对着兴高采烈在他足畔蹭个不停的千雪摇了摇头,似笑非笑道:“千雪啊——你还是想想罗碧日后如何算账的问题吧。”

自始至终在一旁全程冷眼旁观的凤蝶闻言,默默翻了个白眼:藏镜人几时舍得对义父出手过?最后要惨遭清算——或者说迁怒——的那个人,只怕只有主人你自己吧。


如果还有后续那就是不要脸地开车的end


评论(8)
热度(41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