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+狼温】变形记(4)

史藏翻车修复中……
AO3刷不开了orz 先发安全部分吧囧
P.S.本节暂无狼温,先搞定双子再说_(:з」∠)_


史艳文带着罗碧回到卧房,先将人安置在床上,再依次关好门窗,随后回到床边,凝神替他把了一回脉,未见异状,这才勉强放下心来。
只是……虽然人是变了回来,但这……
他的目光无声落至罗碧身下那条黑色的猫尾,一时心中五味杂陈,也不知是该笑还是叹气。
以神蛊温皇之能为,照理断不应有如此纰漏,多半还是故意为之。这般一番折腾,待小弟醒来,只怕是要气炸了肺,十有八九会冲到还珠楼去大打出手。
他摇摇头,替罗碧解下外袍披风等物,只余内衫衣裤,正打算去准备醒酒汤,却听对方在床上迷迷糊糊开口,唤的正是自己名字。
史艳文足下一顿,回身轻声道:“小弟?”
“嗯……”
罗碧眼睑未张,眉峰先蹙,显是仍旧未从先前不胜酒力的状态中恢复过来。但他终究修为深厚,只消片刻便寻回神志,皱眉望了眼前白衣人片刻,怔怔道:“……史艳文?”
史艳文松了口气,正欲说话,却见他仿佛乍然想起了什么一般,蓦地翻身坐起,大怒道:“神蛊温皇!”
“小弟切莫心急,眼下还是休息为要……”史艳文慌忙按住他,连声劝慰,罗碧怒喝道:“放开我,今日我非拆了他的还珠楼不可!你……”
他说到一半,突然顿住,继而神情阴晴不定,缓缓伸手向身后摸去。
史艳文暗叫不好,但见罗碧一把攥住那条尾巴,扯到身前,定睛一看,面色登时红了又青,青了又紫,最后彻底黑了下来,身子微微发抖,终于咆哮一声:“……可恶啊!神蛊温皇!!受死来吧!!!”
“……”史艳文无奈道:“小弟,你在此大喊大叫也是无用,不如暂且歇息,等身体恢复后再作打算。”
罗碧怒道:“我不需要歇息!而且这是要怎么恢复!!你让开,我非与他一决……呃!”他怒发如狂,正欲下地,突觉脑中一晕,顿时头重脚轻,一头朝床下栽去,被史艳文手疾眼快地揽住,急声问道:“小弟,小弟?!你这是怎样了?”
“……”
罗碧眼前一阵发黑,晕眩之中尚有一股热意自小腹直蹿上来,他在史艳文怀中喘了口气,调息片刻,复又定了定神,半晌才恨声道:“酒……”
酒?史艳文一怔,随即明白那药酒之中果然是被温皇做了手脚,不由暗自苦笑,心知事后他二人这一场架在所难免,只得道:“莫想那么多了,你身上哪里不适,让艳文看看。”说着便去把他的脉。
罗碧摇摇头,奋起一丝气力,反手握住他手腕,哑声道:“……不必。你去将……门窗关好……”他掌心火热,五指却微微颤抖,豆大的汗珠自额上渗出来,显见难受已极。
史艳文不明就里,见他如此模样,又不免心疼,便柔声道:“我送你进来时,已将门窗都关好了。你若实在难受,我去取些药来,咱们这便去找温……唔……”他一语未竟,却被罗碧一把揽过头颈,温热双唇不由分说便压了上去,将所有言语统统堵在唇齿间。
“……”


TBC

评论(3)
热度(31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