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+狼温】变形记(6)

*角色动物化注意*
P.S.本节主场为狼温,史藏背景
……感觉作了个大死,溜了溜了


温皇手拈棋子,将落未落之际,忽地以扇掩口,小小打了个喷嚏。
伏在软榻对面的千雪抬头望过来,湛蓝眼瞳中泛起暖意,七分打趣,三分关切。他如今已是成狼模样,身形高大,瞧来威风凛凛,与其狼主之名颇为相符。因少见对方如此举动,他兴致勃勃地坐起身,打量好友的眼睛里流露出些许好奇。
温皇不动声色,神情怡然,在棋盘上落下一子,悠悠道:“唉,看来是有人在想我了。千雪,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呢?”
千雪想也不想,抬爪在棋盘上某处一按,温皇诶了一声,眼眸微弯:“落子无悔,确定要下在这里吗?”
千雪歪头瞧着他,拍拍棋盘,力道大了些,震得棋子纷纷移位。温皇手中扇子轻轻一按,将棋局稳住,在他方才所选之处放下一子,随即笑道:“此子一落,再无生机,你这是眼见胜出无望,借机搅局吗?”
千雪不为所动,一副理直气壮的神情望过去,随即起身跳下地去,走到他身旁坐定,百无聊赖地伏下身子。温皇目光闪动,和声道:“既然无兴下棋,不如来饮酒?”
一言出口,便见对方嗖地抬起头来,目光灼灼,浑不似先前那一副恹恹模样。温皇心下好笑,便将棋子一一收好,再将棋盘翻转过来,随后起身走到一旁,自小柜中取出一坛酒。他打开酒坛,倒满一碗酒,置于棋盘上,指尖一推,将酒轻轻推至千雪孤鸣眼前:“喝吧,这是专门为你所调的。”
千雪斜眼睨过去,但见酒碗细致温润,是上好的白瓷,恰如对方衣袖下露出的一截皓腕。碗中酒液澄澈,色泽暗红,一股奇异的酒香飘来,他嗅了嗅,细辨一番,蓦地抬眼向温皇望去,目光微凛。
后者神色不动,淡然道:“如你所料,此酒正是你与罗碧的解药。”
千雪闻言,霎时一脸兴高采烈,正欲低头喝酒,转念一想,又改了主意,伸爪在酒碗中蘸了蘸,费力地在棋盘上歪歪扭扭划起来。他刚写了三划,温皇已然会意,说道:“罗碧的那一坛,我已转交凤蝶,要她送往正气山庄。不过……”他顿了顿,语声中泛起一丝意有所指的笑意:“恐怕史艳文此番,不会轻易放他出门了。”
千雪瞪他一眼,见其秀雅面容上是再熟悉不过的愉悦神情,便知罗碧只怕又遭了他的恶趣味算计。他在心底暗叹一声,勉力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却见温皇全然不为所动,只一径含笑望过来,长睫掩映之下,目光如水。若不是深知眼前人之脾性,一时几乎竟有种被其温柔凝视般的错觉。
……罢了罢了。
他直起身,抖了抖毛,抬爪按上温皇双膝。后者微微扬眉,伸手轻抚千雪头颈,任其在自己身上亲昵地蹭了蹭。
“不先喝酒吗?”
狼头在他怀中拱了拱,蓝眼睛直视过来,目中之意,再也明确不过。
温皇不置可否,却取过桌上另一壶酒,自行斟满一杯,与千雪的酒碗轻轻一碰,似笑非笑道:“好友,敬你这一番……再世为人。”
他执杯欲饮,却被阻住。千雪伸爪按下他的手,明亮的眼睛直直望过去,映入温皇眼底。
他眨眨眼,放下酒杯,轻叹一声:“你究竟要什么呢?”
千雪凑上前去,舔了舔他的脖子,随即回身在酒碗中又蘸了蘸,伸爪继续在棋盘上歪歪扭扭地写起来。
……这碗酒只怕是喝不得了。温皇心中略感无奈,定睛望去,却见他几下划完,正放下爪子,洋洋得意地向自己望过来。
棋盘之上酒水淋漓,而千雪所写,赫然是一个“任”字。

评论
热度(36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