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】端午

明明想写的是艳文粽子和咻弟粽子
……最后变成了一只想尽办法拐咻弟上床的spa和一只无奈的藏爹
不.应.该.啊.


眼前一串小巧玲珑的粽子,以丝线串联,盛放于一只白瓷碟中,热气腾腾,散发出诱人的香气。
罗碧挑眉望向一旁,白衣人安然端坐,向他投来一道温和目光。
“小弟,这是孩子们亲手所包的粽子,不妨尝一尝,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“……是俏如来和银燕包的?”
“还有无心。”深知搬出无心这一法宝,小弟便会当场投降,史艳文笑意和煦,令人如沐春风。果不其然,罗碧轻哼一声,手指微捻,将丝线捻断,低头去剥粽叶,嘴里仍不忘借机夸奖爱女一番:“我就想这几个粽子怎会如此不同,无心所包的粽子,岂是俏如来和银燕能比的!”
“无心心灵手巧,自是难得。不过最重要的是心意,何况这本也并非精忠等男子所长——银燕的火锅手艺如何,小弟你也是清楚的。”史艳文不以为意,言笑晏晏间为爱子开脱,顺便重提旧事:“说起来,回家一事,今年又未能成行……明年端午,换咱们来包粽子吧。”
罗碧瞟了他一眼,不置可否,见他又要开口,便随手将刚剥好的粽子塞入史艳文口中。后者一怔,却见他轻咳一声,瞥过眼去,不耐道:“……明年之事,到时再说吧。”
史艳文眨眨眼,咬下一口粽子,但觉满口浓香,原来是个八宝粽。他微微一笑,见罗碧转头又剥了一个肉粽,便轻唤一声:“小弟。”
“嗯?”
罗碧闻声抬眼,冷不防史艳文长身而起,一把攫住他下颌,一口带着粽香的吻便覆了上来。
“唔……史艳文你……呜……”
他皱起眉,挣扎一番,被对方扣住手腕,便也由得去了。史艳文存心撩拨,罗碧被吻得有些意乱情迷,修长手指一松,刚剥好的肉粽同被咬了一口的八宝粽一同滚落桌上,无人顾及。
二人唇舌纠缠,一口粽子翻翻滚滚,不多时便被分食了个干净。片刻后总算分开,罗碧喘息着剜他一眼,顾不得抹嘴,低声怒道:“史艳文,好好的发什么疯!门窗都……”
一言未竟,却见史艳文轻身掠去,一连串轻响后,门窗一一关好落锁。他掠回原地,望向罗碧,漂亮的眼中盈满了笑意。
“……”罗碧哑然,半晌才无奈道:“粽子要凉了……”
“艳文会再为小弟热回来。”
“……好吧。”



评论
热度(30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