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+狼温】变形记(7)

【车前预警】

★这章是狼任!是狼任!是狼任!因为标题一直这么打的CP所以就不改了,tag已标
★本章暂无史藏
★还没正式开车……是要就这么先开下去走到哪算哪还是直接开回狼温上,让我再纠结一阵……_(:з」∠)_

再也不要作死随便答应写这么高难度的CP了我去,坑爹啊感觉随时会被剑十一,不不不只要剑一就足够送我去见好穷了

***

午后的阳光自窗外透入,照在那个歪歪斜斜的“任”字上,分外扎眼。
神蛊温皇扬起眉,瞧了千雪孤鸣片刻,缓缓道:“好友,吾不介意再问一次,你是认真的吗?”
对方昂然回视,眼中神光湛然,毫无惧意,摆明了不怕死。
“……哈。胆敢挑衅吾,你确实令吾刮目相看。”温皇垂眼一笑,轻柔语声不疾不徐,待到最后四字已转为凛冽。顷刻之间,室内剑气充盈,银发剑者倏然再现。
他凝视千雪半晌,替他重新斟了一碗酒,举杯道:“这一杯,敬你。”
千雪目中射出笑意,低头将碗中药酒饮尽。任飘渺亦举杯一饮而尽,随即提起酒坛,千雪会意,仰头张开嘴,剑者手腕微倾,一股细细酒液便就此注入他口中。
不多时一坛药酒喂完,千雪甩甩尾巴打个酒嗝,又挠了挠耳朵,目光炯炯地朝他望过去。任飘渺扬了扬眉,并不开口,只自行倒了一杯酒,起身缓步走到窗边。
他浅酌一口,发丝被清风拂动,飘然若仙,却无损周身剑气凛然。
“你之用心,昭然若揭。但……”
他回过头,静静望向身形已呈变化的千雪孤鸣,狭长眼眸中透出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“……允你了。”
熟悉的身影重现于前,任飘渺将杯中酒饮尽,屈指一弹,酒杯斜飞落回棋盘之上,稳稳当当,无人再顾。
终于恢复人形的千雪长长伸个懒腰,一个打挺翻身站起,长舒一口气:“哇靠!终于能说人话了,先前快是要憋死我!”
他抬眼望去,正瞧见任飘渺似笑非笑的眼神。
“喂喂,心机温仔啊,这次可是你答应我的!不许变回来啊——”
还珠楼主淡应一声,瞧着他大步走近,漫不经心地问道:“与任飘渺行事,就这样令你兴奋吗?”
“哎你这不是在讲废话嘛!”千雪大力一拍他肩头,凑上前去,蓝色眼瞳中满满当当,俱是他的身影:“我们以前……又没这样做过……”
语声消失在唇齿交叠间。
他揽过任飘渺头颈,探身过去,在对方薄唇上舔吻一番,挑开齿关探进去。后者张口与之回应,抬手抚上他面颊,指尖薄茧同肌肤缓慢摩挲,生起滚滚情/热。
千雪在喉间咕哝一声,更加大力地扣住他的腰,一边上下按揉,一边有些急不可耐地解开彼此衣带。任飘渺按住他的手,指尖带着凉意,从容不迫:“千雪,且慢。”
“……啊?!”
他茫然不解,同对方对视片刻,恍然大悟:“啊啊啊知道了知道了,你还真是……唉!”
重重叹息一声,他颓然松手,转身向小柜走去,顺势一脚踢开因走动而滑落的长裤,早已挺立的下/身倏然暴露出来,颇有点傲气凌人的架势。
任飘渺带着些戏谑的目光自他身上打了一转,趁千雪翻找药膏的工夫,将窗子关拢。
“下方第三格左边靠里处。”
千雪依言将软膏翻了出来,一边走回来一边不住抱怨:“是说你为何要将这东西藏在这么难找的地方啊,这里平时又没人来,还不是只有我和……”
一句话尚未说完,断绝在他抬眼看到对方之时。
任飘渺不知何时已将衣物除净,一身矫健肢体乍现眼前,窄腰长腿,肤光如玉,一时竟有些耀眼。他正抬手解开发髻,见千雪直勾勾地看过来,莞尔道:“这般神情,你是第一次认识我吗?”
千雪回过神,干笑一声:“这种情况下还真是第一次,平时都不见你这样积极,我差点以为你转了性。”
他说着走上前,助其理顺披散下来的长发,跟着自行脱去衣物,直至彼此俱是袒裼裸裎:“好歹你也该留一点给我做,不然是要我束手旁观喔?”
任飘渺抬眼看他,目光中敛了剑意,多出一分难辨神色:“好友,你真是难伺候。”
千雪哈哈一笑,屈指在他鼻梁上轻轻一刮,凑过去咬住白皙耳垂,口中模糊不清道:“是不是难伺候……等下你就知道了……”

评论(2)
热度(18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