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】愿赌服输(七夕短贺)

夜色渐浓,正气山庄的主卧内灯火通明,史藏二人临窗对坐,面前有一壶酒,一局棋。

藏镜人提着酒壶,眉头紧蹙,瞪向面前笑得云淡风轻的人,一时拿不定主意,究竟是如对方所愿,还是直接劈头浇过去了事。

在他对面,史艳文含笑而视,不紧不慢地落下一枚白子,随即提走周围绝气的黑子,原本厮杀得难解难分的一局,登时云开月明。

见黑棋颓势已定,无力回天,藏镜人索性哼了一声,替他斟满了一杯酒。

他二人原本棋力相当,但藏镜人近年已对博弈之道无甚兴趣,兼之这一晚不知为何,起手便诸多不顺,以致不多时便呈败相。他抬眼忿忿瞪过去,砰的一声放下酒壶,没好气道:“这一局是你赢了,不再来过!”

史艳文忍俊不禁,轻笑一声:“我还以为你会说这一局不算,我们再来过——怎么,小弟今晚兴致不高?”

“对上你,我只想动手!”

“君子动口不动手。”

“哼,君子是你史艳文,与藏镜人何干?”

史艳文微微一笑,提起酒杯,作势欲饮,忽又放下,瞧着对方安然道:“小弟,今晚是七夕。”

藏镜人扬了扬眉,心如明镜,面上偏作不解之色,嗤笑一声:“那又如何?史君子七尺男儿,莫非也要学姑娘家乞巧不成?”

“啊,艳文并非要乞巧,反而想向小弟乞些物事。”

“嗯……?”

他眼见史艳文举杯饮下一口酒,起身向自己走来,直觉警示着应当及时避开,内心却并不愿如此。

史艳文走近前,缓缓俯身,灯火光晕映入他湛然双瞳,其色绝艳。

他俯首含住藏镜人双唇,将一口馥郁酒液渡了过去。

“第一桩,乞渡。”

他附耳低语,清润语声伴着酒香,中人欲醉。

“……”

罗碧一贯冷冽的眼中浮现出莫测笑意,瞧着他并不答话。

史艳文再度俯首,与他交换一记长吻,直至彼此气息俱是不稳,方自松开。

“第二桩,乞情。”

他凝视着藏镜人,目中光芒流转,情深无限。

而对方依旧不答,只以吻回应。

这一吻缠绵更甚,缱绻不离,片刻后藏镜人喘息着推了他一把,史艳文这才罢休,直起身凝视着他,伸手抬起罗碧下颌,眸子里漾起的笑意温柔如水,却又不容置疑。

“这第三桩——‘博弈决胜,输者任凭赢者差遣’……”他温言道,手指一挑,藏镜人衣带应之而开。

“还请小弟……愿赌服输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40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