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】相守(11)

剧中背景,有出入。

二人一前一后,走出镇外约莫半里,来到郊外一处小树林。清风吹动林木,发出簌簌声响,身后暗处依旧缀着那三人,遥遥不肯离去。

史艳文在天地不容客忍无可忍前终于停步,回身缓缓道:“诸位跟了一路,不辞劳苦,何妨现身一见?”

他声音不响,却无比清晰,内力贯处,随风遥遥送了出去。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后,有三人分别自暗处缓步走出,却是二男一女,年纪均不甚大,一身寻常江湖装束,赤手空拳,面上俱是戒备之色。

天地不容客先前一路单听动静,便知对方功体平平,全无实力,此时一见,更是不由暗中皱眉,实在想不透以这等角色,如何胆敢跟随过来。但见为首那女子一言不发,与另两名男子一道走上前,抬手比了个奇特的手势,向着史艳文躬身为礼。

二人对视一眼,均感诧异。史艳文一时也摸不透对方来路,正欲开口,却见那女子蓦然手一挥,便有一股紫雾自她袖中飞出,向二人兜头罩来。

天地不容客冷哼一声,右手微扬,一道掌风迎上,将那紫雾直拍了回去,登时将对方齐齐卷入其中。那三人见状大惊失色,转身便跑,却哪里跑得过?霎时之间,便被紫雾沾身,立时仆倒在地。

史艳文微微变色,伸手一带他,屏息纵身后退。但见那三人在地上挣扎翻滚,纷纷用手撕扯头脸,神情极是凄惨可怖,不多时便即一一气绝,死时犹自大张着口,发出无声的哀嚎,令人毛骨悚然,不寒而栗。

这三人竟也是哑巴。

史艳文面露不忍之色,摇了摇头,叹道:“好霸道的毒。”天地不容客目中寒光一现,丝毫不为所动,冷冷道:“毒?毒得过人心吗?倘若中毒的是你我,此刻哪还有命来同情?他们这分明是咎由自取!”

史艳文暗叹一声,不再说话,待向那三人望去时,却吃了一惊。那毒着实霸道,不消一会,地上三具尸身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,盏茶时分后,便只余三具皮包骨的骨架,堪堪掩在衣衫之下,全然辨不清面目。

史艳文本想再上前瞧个究竟,如此一来也只得作罢。二人继续前行,不想却又先后遇见几次同样的袭击,每次均是一女二男三名哑巴,武功平平无奇,先行以古怪的手势示意,跟着便即放毒,除却所用毒物不同之外,与先前那三人的行动一般无二。如此几番下来,饶是史艳文也不免皱眉,隐隐翻起些火气:“这些毒好生厉害,且这些人明显不是天生失语,究竟是谁,如此心狠手辣?”

天地不容客冷冷道:“我倒觉得他们是存心送死来的。”

“看来是有人不欲我们前往道域。”史艳文沉吟道,天地不容客一声冷笑:“就凭这些货色?”

“你不觉得,自从精忠传讯之后,这一路上我们遇到的人,都有些奇怪吗?”史艳文转向他,若有所思:“先前那小镇上的人,明显不是针对我们而来,但自从得知我是史艳文后,分明便对你我的行踪上了心。”

天地不容客睨他一眼,不冷不热道:“或许你也该易名改姓,换个身份行走江湖。”

“已经迟了。”史艳文微微一笑,凝视着他摇摇头:“如今只怕众人见到你,便知与你一起的人是我,反之亦然。”

他神情坦然,语气温和,似感慨更似欣慰。后者被他瞧得一滞,待要反驳,却也知他所说乃是实情,只得扭过头去,哼了一声,甚是不忿。

史艳文见状,不由微感好笑,伸手替他理顺背后发丝,温言道:“走吧。此行只怕清静不得,但愿到桃源渡口之前,我们能少遇见几次这样的事。”说到最后,他目中光芒微闪,隐隐泛起一丝冷意。

天地不容客冷眼旁观,知其动了真火,难免便要追查下去。而他原本不愿多管闲事,但敌方几次三番挑衅,只觉是可忍孰不可忍,倒也没有反驳,便只提醒道:“史艳文,莫忘了你还要找银燕。”

“艳文未曾或忘。”白衣人点了点头,向他凝望片刻,似是想说些什么,终究只拍了怕他肩头,轻声道:“小……兄台,这一路多谢有你相伴。”

他微微一怔,万想不到对方此时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,面上当即一热,幸而被面具挡住,只得没好气道:“说些什么废话!”随即转身便走。

史艳文一笑,举步跟上,二人更不多话,并肩向桃源渡口的方向赶去。

评论(3)
热度(18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