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+狼温】变形记1(六一短贺)

*角色动物化注意*
卡壳过程中亲友想看的脑洞……嗯……
犹豫了一下,六一这么纯洁的日子还是不要开车了……


史艳文回到正气山庄时,罗碧正搅在毛线球中张牙舞爪地生气,耳朵尾巴四肢统统缠成一团,一身油光水滑的黑毛挣得乱七八糟,一见他回来,那对金灿灿的眼瞳瞬间吊了起来,满含怨愤地冲着他喵了一声。
俏如来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帮忙,想把他从线团中解救出来,冷不防被罗碧一爪抓在手背上,疼得倒抽了一口气。他轻叹一声,把罗碧连猫带线球地举了起来,一人一猫四目相对,俏如来正色道:“叔父——”
罗碧自知理亏,耳朵尾巴都耷拉下来,又没好气地低低喵了一声。
史艳文强忍笑意,上前把他自爱子手中接过,叮嘱俏如来仔细处理伤口后,便坐在一旁,将罗碧置于膝头,先由头至尾温柔安抚一顿,又在他下颌来回轻轻挠了挠,直至罗碧眯起眼睛发出舒服的呼噜声,这才不紧不慢地开始解缠在他身上的毛线。
俏如来在一旁道:“父亲,温皇前辈那边可有眉目?”
一听见温皇二字,罗碧浑身的毛一下子又炸了起来。史艳文摸摸他的头,无奈道:“小弟,稍安勿躁。”继而转向俏如来道:“温皇言及此次事件乃是意外,他所调的药酒尚未完成,却被狼主无意中寻得,误会之下拿来与小弟共饮,是以……”
他低下头,向竖着耳朵听的藏镜喵笑了笑,温言道:“温皇说要赶制解药,不便前来探望,还请小弟勿怪。”
罗碧愤怒地叫了一声,又开始挣扎,被史艳文再次安抚住。俏如来在一旁迟疑片刻,问道:“既然如此,那狼主……”
史艳文点点头,一本正经道:“变成了一头小狼崽。”


凤蝶将饭菜端入房中,向温皇和他对面的一头幼狼道:“主人,义父,用饭了。”
温皇漫应一声,瞥了眼桌上的饭菜,半晌道:“凤蝶,你义父此刻用餐不便,去取几根骨头来,带些肉即可。”
凤蝶面无表情:“主人,义父是狼,不是狗。”一旁的幼狼发出一声似委屈又似抗辩的呜咽,蔫头蔫脑地趴下去,抬爪挡住了眼。
温皇摇摇扇子,似笑非笑:“有的吃便不错,快去取来。”凤蝶白眼一翻,转身便走。
温皇不再开口,只一径瞧着千雪孤鸣,直至他移开前爪,方悠悠道:“千雪,这一次你可是闯了祸。这酒我尚未制成,便被你拿去与罗碧喝下,日后他少不得要来找我的麻烦。你说——这笔账,我该向谁来讨还呢?”
“汪!”
“……”
温皇嘴角几不可见地抽了抽,盯着扑上来撒欢讨好的幼狼,终是一扇子轻轻拍下:“……罢了,你还是有些‘狼’的样子罢。”


就此打住的end

评论(5)
热度(47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