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最初一份情,燃最后一寸灰。

【史藏+狼温】变形记(3)

*增加正式文名*
*角色动物化注意*
……因为种种原因开车中途翻车了,暂时加个过渡章节,吃肉延后吧_(:з」∠)_
P.S.本节暂无狼温


还珠楼终于送来解药的时候,又已过了半个多月。
史艳文正在院中凉亭下看书,见俏如来引凤蝶前来,便放下书卷,三人寒暄几句,凤蝶取出温皇所制解药,却是一个极其精致小巧的酒坛,仅半拳大小,自封口处隐隐透出一股奇异酒香,闻之醺然。
史艳文定睛望去,不由略感诧异,但仍旧谢过凤蝶,随即便扬声呼唤罗碧。
不多时后方花丛簌簌一动,黑猫漫步而出,踱至史艳文足畔,轻轻一跃便上了石桌,一见那小酒坛,登时目露嫌弃之色,满脸不屑。
凤蝶早有所备,见状弯腰向他道:“主人说过,‘藏镜人变了猫,定然不敢再喝酒。可惜还珠楼现下材料不足,否则将解药调成一坛鱼汤给他送去,亦无不可。’看来当真被主人言中了,你果然不敢喝酒!”
一言既出,史艳文、俏如来忍俊不禁,罗碧吊起眼角,冲着她恶狠狠叫了一声,奈何神情虽凶,叫声却软,全然没了平日的气势。见凤蝶挑眉望过来,他心下更怒,伸爪一拨,小酒坛骨碌碌地在桌上打了几个转,即将滚下去时,被史艳文轻轻接住,含笑送至面前。
罗碧在坛口连拍几下,见泥封岿然不动,呼地一巴掌扇了过去,将酒坛打飞,又被史艳文拦下。他一口朝着对方手指咬下去,一旁俏如来佛珠飞出,将之拦腰卷起,和声道:“叔父,稍安勿躁。”
罗碧在空中四足乱蹬,身子一歪,落入史艳文怀中。后者此时已将酒坛启封,又将桌上盛放干果的小碟抹净,倒入一点药酒,亭中登时酒香四溢。他将小碟送至罗碧口边,温言道:“小弟,快些喝下吧。”
罗碧嗅了嗅,未觉有异,心知温皇如此做派,定然有诈,想来是要算计自己的,他本不愿遂了对方的意,但终究不能一直这般做猫,微一迟疑,兼之酒香扑鼻,煞是诱人,终究忍不住就着史艳文的手,一口口舔食下去,慢慢将药酒喝得干净。
一小坛酒喝光,他昂起头冲凤蝶示威般低低叫了一声,意思是小小一坛酒不过如此,想要放倒藏镜人,再等三百年啦!而后者点点头,也不知是否明白,只偏头瞧了罗碧片刻,意味深长地道了一句“果然还是被主人言中了”,随即便起身告辞。
俏如来送凤蝶离去,余下史艳文与罗碧一人一猫,在亭中相对。罗碧打了个酒嗝,跳下地去,抖抖身上的毛,尾巴高高竖了起来,在史艳文足畔轻轻蹭了蹭,径自扬长而去。
史艳文不动声色,目送他的背影,眼见五步开外,罗碧已然忽地步履蹒跚,十步开外,歪歪斜斜,又走了数步,黑猫蓦然停住,气急败坏地喵了一声,一头栽倒在地。
他摇摇头,轻笑一声,走上前去,却见地上黑猫踪影全无,取而代之的是自家小弟再熟悉不过的身影,只是此刻双目紧闭,两颊酡红,早已醉得人事不知。
罗碧的酒量他是知道的,无论如何,也不致被这点酒醉倒。眼下情形,多半还是因为变了猫之后,酒量不济所致。待他醒来,只怕不会善罢甘休。
史艳文叹了口气,但觉啼笑皆非,只得将罗碧拦腰抱起,向卧房走去。然而他走了几步,便神情微妙地停下,伸手在小弟身后一摸,面上神色登时更为古怪,犹豫片刻,方自举步,只这一次却比先前快了许多,到最后几乎是轻身飞掠出去,霎时便没了踪影。
……神蛊温皇的药酒,当真不可小觑。


TBC

评论(4)
热度(29)

© 余烬 | Powered by LOFTER